小題大做

在他們眼中,經濟成就和純粹的賺錢花錢在歐洲社會還沒有普遍成爲歐洲上層階級的生活目標。其它的生活目標,如:社交形式的文明化、品味的精緻化、對高度藝術的珍視、純粹的科學、教育、政治責任態度等等,對他們而言都受到資本主義的威脅。他們認爲這些生活目標只有在歐洲還能找到,在美國則逐漸消失。在後來的國際文化關係中扮演重要臭氧殺菌角色的法國人羅茲,就他看來,資本主義在歐洲受到發展限制和在現代化的美國的情況是不同的,在歐洲保留較多人類技能的多樣性,更多在職業上的投入,以及更多的工作動機:「生活態度和普遍的意志取向〔在美國〕都受到美元這個暴行的影響。個人的秉賦、才能、努力的工作所有這些,對原地踏步、強調秩序和小題大做的舊歐洲而言都算是好的。這裡〔美國〕大家運用每個機會,乘風揚帆,一下向右,一下向左,直到藉風使力不擇手段達到目標爲止。這和快樂或有用與否無關,而是只求財富。這種『暴發戶』唯一原創之處就是錢。他們除了花錢和引人注目之外,無從與他們的同胞區別。」在英國作家和社會主義者威爾斯看來,這種到歐洲來的美活風格對他而言,使「歐洲人首先感到反感。〔…〕我所認識的美國人,主要就是那些在攝政街和麗弗里路招搖過市的人。〔…〕這是美國富人有些天眞,具有像孩子般期待和需索的那一面。在他們的傳統裡沒有貴族統治,沒有持久力,也沒有偉大的責任感;他們不認識服從和服務的意義〔而這是歐洲人還曉得的事情〕;他們以勝利者的姿態,從個人主義的經濟奮鬥中抬頭,他們現在除了花錢和讓自己好過日子以外,還能做什麼?」德國化學家也是拜耳公司的董事之一的史密特,一九一三年帶著些許保留,對美國的經濟成就感到驚奇,然而也批評美國精神氣質的片面化:「無法不肯定並驚訝於他們偉大的科技成就,以及造就他們的活力、勇氣和幹勁。科技商業文明與眞正的精神文明之間的對比也就更加強烈,每個受過教育的歐洲人一下子就察覺到,美國人精神文明的低層次。」德國詩人波仁茲認爲,歐洲對資產的看法是最適合歐洲的,「歐美國民經濟的差別在於,我們保存,美國人發展。我們只是小國,助力有限。我們珍貴的財產是從父執輩接手過來的,我們致力於保護它並使它完整。」其它捍衛歐洲社會的人認爲,由國家所設的資本主義界限是歐洲的長處。以他們的觀點,國家在侷限資本主義效應上所扮演的角色,在美國是不會有的,但有些人則認爲,美國其實有調整適應這個歐洲天然酵素優點的傾向,例如:一九一 二年,德國社會學家普連恩,他曾經長時間在美國旅行,當時是萊比錫大學的教授,他認爲:「國家措施增加,在美國代表著對舊有中產階級社會的基本保護,使之不受大資本的侵害。

純粹形式

這個矛盾在美國對參與論述的人而言也沒那麼明顯。然而不確定的是,這個衝突在美國社會於一九一四年之前是否眞的沒那麼大。社會晉身機會在美國於一九一四年之前,只比在歐洲略微好些,尤其只對受過教育的工人而言。受過教育的工人和低階職員在大西洋兩岸,就歐洲和美國而言具有大致相等的晉身機會。企業主中產階級晉身可能性的象徵11在美國並不比在歐洲增加的更快,。總體而言,美國社會對參與歐洲文明論述者而言,常證明了他們對自己社會的批評有其必要,而且是個現實。當然他們對美國aluminum casting社會的者仍是非常清楚地看出歐洲社會的弱點。
三.二二一受限的歐洲資本主義一九一四年之前,關於歐洲社會論述的第三個主題爲歐洲現代經濟發展的特殊道路。歐洲人一致認爲,資本主義在歐洲遭遇到強力的阻撓,不只傳統社會階層仍具有強大的影響力,而是歐洲社會的新興階層也固守傳統的價値觀和態度。對他們而言,和歐洲形成最強烈對比的仍是美國,美國體現了現代經濟發展,資本主義最現代的純粹形式,美國也同時是完全現代化的經濟和社會的試金石。
歐洲人對資本主義在歐洲的界限各有說詞。論述當中,有一方贊同歐洲是有限的社會現代化。他們並不信任現代的經濟發展,因此對歐洲有限的現代化多表肯定,對美國則多所批評。另一方則批評當時的歐洲社會,對他們而言,現代經濟和社會發展利多於弊。他們認爲歐洲的半現代化多所弊端,並且多半認爲美國的情況是正面的。。然而這兩個陣營都很少完全只持某個觀點,幾乎沒有一個贊同當時歐洲人拒絕經濟的現代化,也幾乎沒有一個批評者只看到經濟現代化的優點,有幾個作者甚至完全搖擺不定。不過就基本傾向而言,大部分的作者彼此之間都有著顯著的不同。只有少數幾個參與論述的人當時就已經認爲,美國和歐洲社會日漸趨近閥。歐洲在這些歐洲人的論述當中,通常也被視爲一個整體,很少討論到歐洲的單一國家。然而這個在一九一四年以前的論述,非常集中在內陸,即當時正在工業化的歐洲,包括英國、法國、德國、比利時、荷蘭、瑞士、北義大利、哈布斯堡王朝現代的部份和瑞典的這一部份。在辯論當中,對參與論述而言這並非純粹是magnesium die casting學術議題,他們同樣經常覺得那是切身之事。首先是爲歐洲社會和它受限的資本主義辯護者的論點。他們和現代經濟發展保持一定的距離甚或排斥現代經濟發展,因此,對他們而言,美國社會是可怕的,歐洲受限的資本主義反而是種安慰和希望。他們認爲歐洲受發展限制的資本主義主要有四個優點。

工人運動

第一個是大部分貴族和中產上層階級的勞動和成就準則,這些階層的人士繼續根據舊有的遊手好閒的習性過日子,不管是以鄉村貴族生活裡的公開儀式、交際應酬、狩獵等形式,或是靠年金過活的中產階級生活形式,他們在短暫的翻譯公證工作年限之後,擔任資助人或公職,或模仿貴族的生活風格。部份上層階級公開的無所事事,無疑的是歐洲社會在一九一四年前最顯著的基本特點,和下層形成明顯的社會區隔,直到一次大戰期間,以及尤其在一 一次大戰後才逐漸消失。這種大眾所周知的無所事事在美國比較少見。第一 一個和中產階級理想相互矛盾的是教育實施的明顯界限。在很大一部份的歐洲,文盲比率相當高,尤其是在南歐和東歐。然而在工業國家,如:英國或比利時,也並未完全實施基礎教育。此外國民學校教育很快就結束,知識的傳遞有限;對歐洲平民大眾提供的中學名額非常少;女性受教育的機會在許多國家都非常缺乏,女性的文盲比率一般高於男性,女性進入中學或大學就讀的可能性遠不及男性。當然,這種矛盾並非對所有參與論述者都那麼明顯,因爲中產階級正是藉著教育和下層劃分開來,而這種社會區別正是中產階級自我肯定的一部份。這種矛盾在美國同樣沒那麼明顯。第三個和中產階級理想矛盾之處是完全不同的工人運動理想。它在一九一四年前幾十年當中,尤其在工業化過程中的歐洲內部變成大眾運動,而被參與論述者視爲是對歐洲文明造成威脅的反中產階級運動,而這種運動正是拒絕中產階級理想的。許多參與論述的人卻忽略了 ,他們對成就、教育、機會和法律平等的價値觀,被大部分工人運動接收,雖然是從另一個利益陣營的角度加以詮釋。這個在理想和現實之間的矛盾,當時在美國所見的也沒那麼強烈,因爲那裡幾乎沒有工人運動。無論如何,許多參與論述者仍清楚,美國的工人衝突至少和歐洲的一樣激烈,有時甚至更爲暴力,只是仍缺乏社會主義的方針性取向。第四個介於中產階級理想和現實之間的矛盾,也許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在於就業人口當中有許多人處於具有個人依賴性的工作環境。這種勞動關係和中產階級理想當中的契約概念相衝突,因此也和基本的法律平等觀念相左。爲數眾多的個人依賴工作,例如:城市的僕役、女家庭教師和家庭教師,同居一處的學徒、僕役和女傭,教堂的工作人員等,他們是臣服和反動文化,等著被統治和對下層不信賴的文化的經濟基礎。對中產階級而言,這種對個人的依賴性也是社會區隔的一種方法,它同樣在一次大戰期間減返,然而直到第一 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才消失。這種對個人產生依賴性的工作關係在美國也比較少見。最後,第五個die casting矛盾之處,是介於成就和機會均等的理想,以及尤其在歐洲城市和鄉村下層階級,還有歐洲中上層階級女性的微小晉身機會之間的矛盾。

討論風格

導致這種評價的原因各異,部份因個人自由空間,部份因歐洲經濟,部份出於政治文化。有些批評歐洲人的社會交往方式,認爲因爲個人的自由空間受到嚴格的社會區隔,而相當受到限制;其餘歐洲人則尤其認爲,個人經濟改善的機會以及社會經濟的發展在歐洲都受到非常大的限制。又有一些人擔心其負面的政治發展,激烈的階級衝突和歐洲政治圈的緊繃,政治偏見、接納其它貿協意見的障礙、對大眾的責任等,簡而言之,是與形成公民社會相關的事。「社會性是原則,孤立和厭煩是少見的例外,」英國人布萊斯於一八八八年描寫美國的社交形態,「每個人都樂於正面看待這個世界和她的居民。〔…〕比起歐洲,在美國幫助別人是廣爲接受的義務,用在公眾目的的花費再慷慨不過了 ,沒有其它事比得上的,我想,有這麼多私人的善行,像是爲一個有前途的青年支付大學學費,或是幫助寡婦經營去世的丈夫所留下來的牧場。刚」在另一處他批評歐洲貴族不足的責任意識,這是當時歐洲菁英明顯的特質:「歐洲人眾所周知地喜問,美國是否因缺乏世襲貴族而感到遺憾。〔…〕因爲看到世襲貴族在維持風俗、道德、榮譽或其它公眾義務感的無能,在沒有世襲貴族的歐洲國家,也不會有哪個具備理性的人想去創造這種貴族的。」朗波認爲在歐洲缺乏公民的政治討論風格:「那是耐心而注意地傾聽陌生、特別和自己意見不同的觀點,多方自由交換意見和自由討論,容忍對立黨派和敵對意見的代表,尊重對手,即使對手攻擊和輕視傾聽者所高舉的意見。在這幾點上美國人非常能達成共識,而在歐洲舊文化國度是非常不可能,完全無法想像的。議」然而少數幾個參與論述的人,卻爲歐洲的不公平辯駁,部份因爲他們懷念知識中產階級的特權,那正是他們的出身;部份則因爲他們認爲這種不公具穩定作用。對保守的德國鄉土詩人波仁兹而言,美國沒有歐洲的農夫、貴族、軍隊和老師,「也就是那些我們習於視爲最古老,而維繫整個國家的階級。」這個針對歐洲社會有較大的不公平,而社會階級區隔較爲鮮明的論述,反應了歐洲社會內部在一九一四年之前的一個基本矛盾:那就是介於中產階級的價値觀和理想圖像參加論述者對此所持的意見大多具有巨大差異11與社會現實存在的社會等級和社會區隔這一 一者之間的矛盾。勞動、成就、教育、翻譯公司活動和發展的自由、法律和機會平等,都一九一四年前的歐洲社會現實當中,他們卻遭逢了五個完全與原本理想相反的趨勢。

上層生活

歌塔市機械製造商哈耶斯:「在我們那裡不只是個人自覺認爲太優秀了的人不應工作因而受到限制,而是該死的整個圈子,他們幾百年來病態地以爲,工作本身是不高貴的,是老百姓的義務,對高尙的人是不光榮的,他們一生都把優雅的無所事事當成理想,而不把工作當成上天的賜福或是對人類慈善的事。」有些歐洲人則認爲,歐洲重要的關鍵字行銷特點,不是上層階級對勞動的普遍排斥態度,而是對工匠業或降低社會地位的工作的排斥,相反地,在美國,每種工作基本上都被視爲社會可接受的。穆斯特貝爾格在美國就注意到,「每種工作,只要眞的是工作,就能要求受到尊重,而且從不會招致輕視……當男性從一種職業轉換到另一類型的職業時,若後者按照歐洲標準來看是較不高尙的職業,美國人處於這種情況時卻不會在感情上受到傷害。陶」這種歐洲上層階級的精神特質在當時的人眼中是特意展示,而讓每個階層都看到其奢華的一面。「在巴黎、倫敦、維也納都有個富裕、悠哉而頂著頭銜的階層,每天在布龍公園、海德公園以及布拉特遊園區散佈他們的奢侈和優雅,而在兩百到三百年間的閒散當中,形成對自身優於平凡勞動者的信仰。」內維於一九〇〇年寫道:「這些上流的貴族統治階級,這些享受特權的人可以留在自己人之間,打獵、跳舞、聚餐、拜訪對方,在自己的圈子裡無聊、互相中傷、搬弄是非、醜化對方而不會激起一絲敏感甚至羨慕和忌妒的想法。然而就像從前,他們和大眾之間以服飾和配劍區隔,今日他們有所謂的上流社會報紙,他們是其中的明星。〔…〕在歐洲,媒體的年譜只記載『上層生活』;在美國每個人都各有其所,而這〔…〕有助於維持公平。閱」得起。對他們而言,在美國的一般生活水準雖然比較高,然而奢侈品比在歐洲昂貴,不管是僕役還是昂貴貨品。「在美國當然有華麗的住宅,設備令人驚奇,而且華美無比,」匈牙利天主教神職人員韋以寫道:「然而在此所見,沒有一個能和歐洲大宅的內部相提並論的,主要的差距可能是在價格上。在美國一切都比義大利貴上十倍,比法國貴五倍,比倫敦貴兩倍。雖然基本生活必需品相形之下比較便宜,然而要過得舒適就蠻貴的,而奢侈品更是耗費非常。閥」這種歐洲上層的生活風格,是參與論述的人自己都不想逃脫的模式。許多人珍惜這種歐洲富裕圈子的生活形態的精美、較好的品味以及多些優雅。「品味極爲發達的人,習慣舊世界的社會享樂,在新社會覺得他們的願望無法如此輕易而完全地被滿足。」一個英國女士說出她身爲歐洲人無法在美國享有的:「我要社交。關」這種歐洲人之間的不平等,當時大部分到美國旅遊的歐洲人給予網路行銷的評價,並且認爲美國的社會交往情形比較好。

所言不假

我們排隊等候,很快就輪到我們。馬車駕駛是一位紅頭髮的阿姨,正當我們準備坐進馬車時,她用德文滔滔不絕地跟我們說:「你們不要上車,因爲馬車也只能坐到去城堡的途中而已。更何況上城堡的路一路上都是樓梯,坐著輪椅根本無法公司登記,就算去了也是白去。」畢竟好不容易都來到這裡了 ,我當然很想到城堡前看一看。或許坐著輪椅無法觀光,但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想到城堡附近參觀。因此,我們便利用自己是外國人的身分,假裝聽不懂她說的話,打算強行坐上馬車。朋友有志顯得不知所措,擔心地問:「你眞的覺得這樣做好嗎?」因爲坐輪椅,行動難免受到限制。到目前爲止,類似這樣的場面我已經碰過好幾次。遇到這種情況,如果不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意思、堅持己見,往往就會無功而返。這是我學到的經驗。不過,沒想到會在這裡被擋下來。雙方用英語和德文你一言我一語的,這時也出現了幫忙翻譯的人。我堅持要坐馬車,而駕駛則堅持不讓我坐,連周遭的人士也加入戰局,於是演變成一場大騷動。就在我們爭論的過程中,一位排在我們後面、年過四十的波蘭女性也聲援我們:「爲什麼不讓人家坐車呢?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她先確認駕駛沒看到她,然後爲我們加油打氣:「她眞是死腦筋,你不要太在意。千萬不要跟笨蛋一般見識。」那位駕駛似乎聽到有人在說她,於是轉過頭來,這時波蘭女士則佯裝不知情,掮著扇子,裝出一副貴婦人的樣子。看到這種情形,我和其他排隊準備搭馬車的觀光客也都大笑出來。只有駕駛本人不知道有人在嘲笑她。原本一場僵持不下的緊張場面,就在幽默和輕鬆的氣氛下化解了 。忘掉剛剛的不愉快,我在不知不覺間也坐上了馬車。馬車在半路上停了下來,剩下的上坡路我請有志幫我推輪椅,總算抵達了城堡,結果發現門口大排長龍。看來途中有告示牌寫著:「進場要等一百分鐘」,似乎所言不假。由於一次無法容納太多人,進入城內觀光是採用組團的公司設立方式。能夠來到城堡面前,我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 。爲了不再增加他人的困擾,所以原本我就沒有打算要進去參觀。我想有志難得來到這裡,當然要讓他進去參觀,我就留在外面等候就行了 。無論如何,在輪到有志進去前,我決定先陪他一起排隊。

咕咕作響

此外,這裡還有一座藏書非常豐富的圖書館。想不到在這個人口僅有一千五百人的小鎭,居然擁有如此華麗的公共設施,想必稅金也一定很驚人,不禁令人欽佩他們的社會福利。時間到,肚子就咕咕作響我當了 一星期的食客,在這段承蒙他人照顧的期間,我觀察到一件非常有的事,那就是每天的吃飯時間都不太一定,有時候一天吃兩餐,有時候一天吃三餐;晚餐時間也不太一定,有時候晚上七點吃,最晚甚至等到晚上十一點吃,有時候則是下午四點就吃過晚餐了 。基本上,一起用餐的搬家公司成員有米賽的母親、米賽、米賽的弟弟、米賽的朋友卡歐利,還有我,一共五人。感覺好像是只要大家肚子餓了就會開飯,這也還滿合理的,畢竟即便到了晚上,太陽還沒有下山,天色也還沒有變暗,所以好像不會有只要天色一黑、肚子就會餓的感覺。相反的,到了冬天,這裡則是永見天日的感覺。
不知道大家是否曾有過類似經驗?只要一到黃昏,聽到烏鴉的叫聲,就會感覺肚子咕咕作響;或是只要時鐘的指針一過中午十一 一點,就會覺得很餓。我在日本就會變得很沒用,肚子完全受到時鐘的控制;而置身在永晝的世界,由於外在環境一直都是同樣的情形(太陽很晚下山),因而度過了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個星期。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德國,新天鵝堡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在德國慕尼黑跟朋友有志會合。有志是我一年前在美國的語言學校認識的,直到現在都還是好朋友。我們準備從慕尼黑一起租車,前往著名的新天鵝堡,迪士尼樂園就是以它爲藍本的。我們租的自排車是澳洲車,因爲附有攜帶用的手動裝置,所以比較好開。新天鵝堡位於山上。雖然我們想開到離城堡比較近的搬家地方,但由於一般的車輛禁止進入,我們決定把車停在半山腰,然後再從山腰搭乘馬車上去城堡。

永晝生活

跟藝術家萍水相逢在我搭乘特快車從卑爾根回奧斯陸的列車上,鄰座是一位坐著輪椅的挪威人。身障人士可以用一 一等火車票的價錢坐頭等輪椅專用的豪華車廂。在長達六個小時的旅途中,我們天南地北地閒聊著。他是一位藝術家,專門畫抽象畫。這次搭車前往奧斯陸機場,是準備要去印尼作畫。印尼的氣候非常溫暖,生活起居會比在挪威更舒適。雖然他的身障情況比我嚴重許多,卻非常有室內設計活力。讓我深感興趣的是他的輪椅的輪胎,是不用打氣的旅行專用輪胎,不會爆胎,不過缺點是坐起來不太舒適。一般輪椅的輪胎就跟腳踏車的輪胎一樣需要打氣。一個月後,我的輪椅在義大利爆胎了 。要避免在旅途中爆胎,或是以坐起來舒適爲優先考量,實在令人難以取捨。因爲輪椅的輪胎就像腳踏車的輪胎一樣會爆胎。
不可思議的永晝生活芬蘭,奧利貝西1一九九四年八月一處靠近北極圈,也就是接近嚕嚕米芬蘭知名童話故事,主角是河馬嚕嚕米故鄉的鄉下小鎭,住在一位日本和芬蘭混血的朋友米賽的母親家中,悠哉地度過了 一個星期。
早晨睡到自然醒,小睡片刻後再起床。肚子餓了 ,就摘庭院的蔓越莓或是蔬菜來充饑。天氣如果還不錯,就出去散散步,或是看看書,過著非常悠閒的生活。這段時間即使到了晚上十一點,太陽還高掛在天上,日落的時間只有四小時而已,因此變得完全沒有時間觀念,腦筋一片空白,剛好可以消除過去兩星期獨自在歐洲賣力旅行的疲憊。爲了讓悠閒的小型辦公室出租生活增添一點張力,我決定每天都去附近的湖游泳。米賽原本就是游泳隊的,他的弟弟也是游泳健將。我從小就會潛水,也擅長游泳。有時候心情很好,甚至到了晚上九點還一邊喝著紅酒,一邊游泳。這個湖是使用冰河融化的水形成的人工湖,沙灘也是用砂子堆砌而成的;還有木棧橋或跳水台,都建得相當美觀。當然是免付費就可以使用。這裡一到冬天,就變成了滑雪場。

歷史悠久

在抵達港口城市卑爾根的時候,我透過車站的旅客服務中心,請他們幫我介紹最便宜的旅館,結果是一間要走樓梯爬到三樓的通舖房間。我一再問對方:「眞的沒問題,可以住嗎?」結果對方回答:「你不是想住比較便宜的旅館嗎?那就不要把室內設計的事放在心上。」等我到了那裡,旅館的工作人員或周遭的人對我並沒有另眼相待,很自然地就把我抬上三樓。在我住過的旅館中,唯一沒有電梯的旅館就只有這一家而已。駆附帶一提,這間通舖男女共用,有位德國女孩竟然當著我的面毫不在意地換衣服,這未免有點太刺激了 。推著嬰兒車也能暢行無阻
有一天我去參觀奧斯陸國立美術館,它正面的玄關也是樓梯,我只好繞到後門按電鈴,搭業務用的電梯從別的入口進入美術館。當時帶我的人說:「很抱歉,因爲這裡是後門,所以我無法帶你參觀,原本應該要從正門進去才對。不過你也知道,因爲是歷史悠久的建築物,所以也很難改造。很抱歉!」「還有,萬一發生火災或意外,這個電梯無法啓動的話,我會立刻過來幫你。畢竟我們可是維京人!看看我的這雙手臂!」眞是貼心的維京人。
電影「鐵面無私」最後一幕的場景在挪威街頭。有一款可以讓嬰兒平躺下來的搖籃型嬰兒車,非常引人注目。日本大概見不到這種款式的嬰兒車,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它。爲什麼在挪威可以見到這麼多這種款式的嬰兒車呢?因爲這裡可是一個無障礙空間的社會。這裡的環境,即使是推著嬰兒車也可以暢行無阻。街道沒有高低落差,而且車站都有電梯,加上人們都有同理心。而在日本則是硬性規定,搭電車或公車都必須把嬰兒車折疊起來才行。在那樣的環境當然不可能出現這種搖籃型的嬰兒車。「輪椅可以通行無阻的街道」等於「有嬰幼兒的家庭也可以暢行無阻」,等於「高齡人士也可以通行無阻」,這種思考的模式,就是把無障礙空間的理念更進一步提升到通用設計。通常在所謂輪椅通行無阻的街道上,可以看見嬰兒車的比率也比較高,這一點舉世通用。

挪威旅行

食物則大多在超市等地方買些麵包和起士 ,自己做三明治吃;或在麵包店買可頌,或在熟食店買外帶的食物,或是在速食店吃。大概是用這些方式來解決。雖然在巴黎待了 一星期,卻沒有吃到眞正道地的法國料理,只有在最後一天的午餐,到咖啡店去吃商業午餐,不過味道卻不怎麼樣。直到現在我才覺得,難得去一趟巴黎,至少也該湊點錢品嚐一下法國料理。
這是我第一次的歐洲之旅。也讓我深深地體驗到,在貧窮旅行時心靈上的貧瘠。在這之後的旅行,我就下定決心,至少每天都要吃上一頓美味的食物。靈無障礙的先進國挪威,奧斯陸?卑爾根一九九四年七月在抵達挪威首都奧斯陸的當晚,我和旅館的櫃台人員聊天超過一個小時。她是這家旅館主人的女兒,有孕在身,大腹便便。她發牢騷:「因爲是全家人輪班,不得不工作,沒什麼時間休假。」她看到我獨自坐著輪椅旅行,非常驚訝,問我:「你眞的是自己單獨旅行嗎?」於是雙方就這樣打開了話厘子。
根據她的說法,即便是在挪威這個無障礙空間設施如此先進的國家,也很少見到獨自坐著輪椅旅行的人。的確,挪威的厠所是殘障人士專用的厠所,而不像美國的厠所是通用設計,不分殘障或高齡人士都可以使用。基本上,歐洲人不會單獨坐著輪椅出門。因爲坐會議桌很難獨自行動,單從這點來看,我認爲他們的無障礙空間似乎還很落後。她問我:「你獨自坐著輪椅在挪威旅行,不覺得不方便嗎?」接著又說:「挪威還沒有那些設備吧!」誠如她所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挪威的一些所謂無障礙空間的設施,竟然跟日本沒什麼兩樣。不僅有很多古老的建築物,而且路面的高低落差也很多。
以下是她的意見,「我認爲新蓋的建築物,應該要把高齡人士或殘障人士也列入考量才對。只不過,挪威有很多歷史悠久的街道,也有很多古老的建築物,如果要完全打掉再重建,可能會沒完沒了 ,而且也很花錢。有那些設備是不錯啦!但是話又說回來,如果沒有的話,反正也還有我們這些人嘛!只要找人幫忙不就行了 。」 ,事實上,這家旅館的大門口就有五個階梯,每次我都要拜託旅館旁邊商店的人和櫃台人員把我抬進旅館。